站内公告: 欢迎光临老钱庄娱乐-用户首选.值得信赖!
>> 当前位置:主页 > 业内资讯 >

又是一家夫妻店,毛利率高达95%,比茅台都厉害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17-08-12


     
     君临顿时来了兴趣,于是找来分析师团队里专注于医疗行业研究的黄药师,药师兄拈花一笑——
     “今年一季度,这个公司的毛利率是97.16%哦,3块多的成本赚回97块利润呢,净利率也有47%,比茅台还赚钱,有搞头。”
     我武生物是做什么的呢?
     做的是尘螨过敏药。
     比如以下这些花草鱼虫,在大千世界中无处不有,随时都可能引发过敏性鼻炎、咳嗽,甚至哮喘。
     全世界患有过敏性症状的人有22%-25%,比如我国就有2亿多人,看起来患者数目很庞大,但实际上,大部分人都只会视为一个小毛病,忍忍就算了。
     只有实在忍无可忍,生无可恋的病患,才会寻求治本之良药——
     这正是我武生物从事的领域,脱敏药。
     从源头上,隔离病人对尘螨的过敏性抗原,让他五毒不侵。
     这其实是金字塔塔尖的一个小领域,塔基是广泛的抗过敏药,针对普通人群,门槛低,竞争者众,而塔尖的脱敏药则门槛高得多,全行业的竞争对手也没有几个。
     1999年,德国Allergopharma的“螨应变原注射液”进入中国市场。
     2004年,丹麦ALK-Abello的“屋尘螨变应原制剂”也来了。
     2006年,我武生物的“粉尘螨滴剂”上市。
     整个行业,就那么三家公司的药品,比四大银行还垄断,你说能不挣钱?
     尤其是,德国公司和丹麦公司那两款药,都是通过皮下注射的方式来给药的,而脱敏又不比脱衣服,一脱就要脱两三年,打针打两三年听着都觉得疼。
     所以啊,当我武的“粉尘螨滴剂”上市,告诉患者咱们不用打针,放进嘴里含着就行了,跟吃糖差不多,那体验叫一个爽。
     无创痛、携带方便、便于存储运输,疗效相当,更安全,给你也会选了吧。
 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我武的这款拳头产品一上市,就势如破竹,迅速掠夺了外资药企的份额。2011年攀升至份额第一位,2012年市占率高达61.27%。
     细分领域,大公司看不上;
     技术门槛高,一般小公司又做不出来;
     于是就造成了一个结果:令人叹为观止的毛利率数字,常年保持在90%以上,并且随着近年市场份额的攀升,毛利率有增无减。
     定价权太强大了。
     自2014年上市以来,我武的毛利率数字在A股的三千家公司中就没掉出过前十。
     但是,好生意不是一劳永逸的。
     短期内没有竞争对手,不代表着永远没有竞争对手。
     眼红者并不少。
     我武的药品上市时获得了4年新药监测期,其间同类药物的注册和申请皆不受理。
     现在,监测期已经过了,协和医院的院内制剂和ALK、Stallergenes等同类进口产品先后提出临床、上市申请,威胁开始蔓延。
     当然,新药申请审批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,不是几个月就能办成的,所以短期内,我武生物的地位还比较牢固。
     但另一方面,这毕竟只是个小市场,天花板很低。
     当份额已经高达百分之六七十的时候,你的增量空间又在哪里呢?
     烦恼就在这里,
     小市场,增量空间已经不大;
     毛利虽然高,但竞争者正在路上,未来面临的可能是断崖式下跌。
 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近两年来,我武的股价一直徘徊不前的原因,再好的生意没有增长前景,也很难给投资者以回报啊。
     那么我武是否就一点前景都没有了呢?
     这就需要我们对这个公司做一个更深入的分析了。
     我武生物,1999年由胡赓熙创办,2014年1月创业板上市
     胡赓熙,中科院细胞生物学博士,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,曾任中科院生物化学和细胞生物学研究员、中科院微生物专家委员会成员,现在是我武的董事长兼总经理
     他的妻子陈燕霓,曾任麻省理工生物系研究助理、美国Millennium生物制药公司药物筛选部/生物信息部工程师,现任我武董事。
     可以说,这是一家夫妻店,两人合计控制了公司51.81%的股权。
     创始人牢牢控制住股权的公司,经营战略上一定打出鲜明的创始人个性。
     胡赓熙是什么人呢?
     技术大牛,早在创办初期,胡赓熙就说“做仿制药没有什么前途,要做就做别人没有的”。
 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要瞄准细分领域,做创新垄断者。
     所以在我武的在售和在研产品中,没有一款仿制药,全部坚持自主创新。
     并且在我武创办的十七八年历史中,集中所有资源,全神贯注于抗过敏领域。
     All in。
     从1999年,到2006年,研发耗时七年,费用近2亿。
     从2006年,到2016年,产品线只有一款,市场份额从零做到三分天下有其二。
     这就是“专注”二字,创造的市场奇迹。
     那么未来呢?
     毫无疑问,仍将All in脱敏药市场。
     我们看在研品。
     最快的是“户尘螨皮肤点刺诊断试剂盒”, 今年预计就可以获批生产,但很明显是个小配角,宋兵乙的地位。
     重点是已经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的两款药。
     粉尘螨滴剂,这是目前在售拳头产品的加强版,增加了新的适应症。
     但从业务的角度来说,仅仅是增强护城河的举动,利润空间不大。
     黄花蒿粉滴剂,这个才是重点。
     划重点,敲黑板了。
     过敏的原因来自哪里呢?
     不同的地方,原因千奇百怪,南方主要是尘螨,所以我们有了粉尘螨滴剂。
     北方却主要是蒿草。
     每年立秋时节,秋高气爽,空气中大量的蒿草花粉飘散开来,病患们就开始鼻塞、喷嚏、咳喘不止了。
     他们和尘螨过敏患者有着完全不一样的需求。
     看看我武生物的销路就知道了,过去的几年,华南、华东和华中占了84%的份额,北方销量寥寥无几。
     黄花蒿粉滴剂的推出,如无意外将在北方市场的真空地带复制过去的成功。
     就算不是再造一个我武,也至少是半个我武了。
     那么时间点呢?
     根据研发进度,目前黄花蒿试剂已经进入三期临床试验,预计最快明年,晚一点后年,就可以正式上市带来利润贡献了。
     尾声
     总理在今年的两会上,首次提出“工匠精神”。
     什么是工匠?
     大概我武生物这样的公司,是对得起“工匠”二字的。
     十年如一,不忘初心,中国之崛起需要千千万万这样的优质公司携手共进。
     

上一篇:消息由美团点评即倒压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

下一篇:没有了

返回列表



老钱庄娱乐-用户首选.值得信赖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