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公告: 欢迎光临老钱庄娱乐-用户首选.值得信赖!
>>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王石谢幕万科还是那个万科吗?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18-03-11


     
     王石“谢幕” 万科还是那个万科吗?
     本报记者 张毅报道
     在王石的“万科斗争史”中,这不是第一次,但可能是最后一次。
     “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,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”。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,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,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,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。6月21日清晨,万科创始人王石,在朋友圈宣布了自己将退任万科董事长、并由老搭档郁亮接任的消息。
     万科也发布公告称,已收到深圳地铁关于万科下一届董事会名单,提议增加董事会换届临时提案:拟提名郁亮、林茂德、肖民、陈贤军、孙盛典、王文金、张旭为第十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;提名康典、刘姝威、吴嘉宁、李强为第十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,提名解冻、郑英为万科第九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候选人。
     新一届董事会名单中确实没有王石的名字。看来,万科的“王石时代”是真的要结束了,历时两年的“宝万之争”也彻底接近尾声。
     那么,这个曾被看做是万科精神领袖的人物,他的离开究竟会给万科留下什么,又带走什么?
     “精神领袖”王石离开
     1984年是特别的一年。这一年,柳传志和几个技术男创立了联想集团;张瑞敏将一家濒临倒闭的集体小厂改名为海尔;而在广东深圳,一家名叫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悄悄开张,它是万科的前身,王石出任总经理。
     三年后,一场在深圳会堂举行的国土有偿使用权拍卖会吸引了王石的注意,深圳房地产公司以525万元的最高价获得了一块8588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。这被看做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土地使用权的“第一拍”。
     随后1988年,深受启发的王石亲自到场举牌,以当时2000万元的天价在深圳拍得威登别墅地块,从此正式步入房地产行业,并将企业改名万科。
     有人说,万科在王石的带领下具备浓浓的“王石气质”。而他在万科的33年里,确实是一个擅长用个人形象“包装”企业的人。“近年来,王石对于企业的影响更多是在"气质上’,而不是具体的经营层面。”知名管理学者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博士后穆胜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     据悉,王石曾被医生诊断可能下半辈子将在轮椅上度过,但他却先后两次登顶珠峰,并成为中国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登山者。有这样爱运动的领导,万科集团内部也形成了浓厚的运动氛围。这些运动经历,让王石有了很多“话题性”,也为万科带来了品牌效应和展示。
     在2015年的万科股权争夺战中,王石透露自己与“宝能系”掌舵者姚振华一次原本私密的深夜会面,他描述称自己当面告知对方“你的信用不够”,“万科的管理团队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当我们的大股东”。
     这样不留情面的反击,一度被看做是万科危机的导火索。随后,“一身硬气”的王石为解决危机四处奔走。面对“野蛮人”入侵,王石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。面对中小股东的发难,他也勇于承认错误。
     不过,历经悲欢的王石终于还是要离开了。“一个人,无论有怎样神通广大的能力和用之不竭的精力,总有一天要离开,这是谁都不能违背的自然规律。”王石在《大道当然》中写道。
     “黄金搭档”郁亮接任
     把万科交给郁亮,王石是放心的。王石曾表示:“如果郁亮能成为董事长,我愿意辞职。”
     郁亮,在万科也有27年时间了。从2001年起,郁亮就出任万科总裁,当时只是36岁。
     这个被看做是王石“黄金搭档”的人物,常常被拿来和王石做比较,也因为二人的性格差异,常有传闻称二人不和。有评价说:王石如虎,虎行有风;郁亮如豹,豹行潜踪……王石脾气很大,骂过很多人;郁亮温文尔雅,极擅沟通……不过因为二人在商业地产上的方向不同,外界曾认为二人不和。
     郁亮是财务背景出身,对于资本化有很强的把控力。因而从2010年起,就开始筹划收购香港的上市公司,且开始到世界各地考察合作项目。2012年,万科成功收购香港壳公司,更名为万科置业,完成了A股H股的全布局,为万科融资带来了更便捷的渠道。
     然而王石对此存有异议,甚至发言说:“如果有一天,万科不走住宅专业化道路了,我即使躺在棺材里,也会举起手来反对。
     尽管有分歧,但多年以来,郁亮与王石一起携手对抗了多次危机也是事实。从1994年的“君万之争”到2015年的“宝万之争”,二人始终并肩战斗。患难与共的情义,王石会将郁亮看做是接班人的最佳人选,似乎也没有什么疑惑。
     虽然目前万科的新一届董事会人选尚需股东大会审议,但根据候选人名单来看,没有意外,郁亮就是下一任董事会主席。业内人士透露,从万科过去几届董事会换届方案显示,排在候选人名单首位的往往会当选董事会主席。
     深圳国资委成最大赢家
     虽然业内多认为,王石离开不会过多影响万科的经营问题。可是王石离开、郁亮接任后,万科会产生怎么样的变化?郁亮将面临怎么样的新局面?他将带领万科走向何方?十分引人关注。
     在业内人士看来,此次万科发布的公告除了宣布王石离开的消息外,更大的意义在于表明万科为期两年的股权大战彻底结束。
     从万科发布的公告看,万科新一届的董事会结构仍将维持此前的格局,即万科管理层占三席,分别是郁亮、王文金和张旭。同样,与华润类似,现已坐上万科第一大股东之位的深圳地铁集团,也决定向万科派驻三名董事,即林茂德、肖民和陈贤军。
     另外,新一届董事会中也再次引入了外部董事,即深圳市赛格集团董事长孙盛典。不过需要指出的是,深圳市赛格集团实际上和深圳地铁一样,同属深圳国资委。
     也就是说,万科管理层和深圳地铁在非独立董事长席位上所占的比例,表面上是3:3,实际却是3:4。进一步讲,以深圳地铁集团为代表的深圳国资委可以说成为了为期两年的“宝万股权纷争”的最大赢家。
     深圳地铁从2016年开始进场,起初打算通过资产注入方式增资入股,因为华润集团与宝能系反对未能成行,之后宝能系成为第一大股东,恒大集团也相继入场“搅局”。但最终,深圳地铁“笑到了最后”。其通过现金购入华润集团、恒大集团股份的方式,目前成为万科持股29.38%的第一大股东,超过宝能系25.4%。
     宝能如何进退
     与深圳地铁形成鲜明对比的,可能最“失望”的要属宝能系了。
     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,目前宝能系在万科的持股比例高达25.4%,位列第二大股东,但在这次的新一届董事会提名中,并没有一名执行董事或者非执行董事出自宝能系。
     记者梳理发现,根据相关规定,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%以上股份的股东,可以在股东大会召开十日前提出临时提案并书面提交董事会,董事会应当在收到提案后两日内通知其他股东。
     万科今年的年度股东大会将于6月30日召开,这意味着,至今尚未提交提案的宝能系可能已经放弃提名。
     “宝万之争”从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期间开始,两年来“斗争激烈”。2016年上半年,宝能系以曾股东身份提出罢免包括王石在内的万科全体董事。2016年7月宝能系以25.4%的持股,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。
     直到去年12月份,情势发生明显变化。监管层对宝能系旗下前海人寿进行监管,并在今年2月份做出处罚。此后在万科股权争夺当中,宝能系未再出现激烈行为。而此次深圳地铁集团提出董事会候选人中,并没有来自宝能系的人员,而对于这份名单截止目前宝能系也没有进行任何回应。
     那么,没有提名董事的宝能系会如何进退呢?
     “按照宝能现在的情况,未来应该不敢觊觎董事会的席位,退出是迟早的事。”穆胜直言。
     在易居研究院智库研究总监严跃进看来,此次董事会的改组,基本上和宝能系没有太多关系。无论宝能系后续战略动作如何,都可以认定“宝万之争”的股权问题基本上已经解决。
     “宝能系缺席或受到了深圳地铁较为强势的挤压,宝能系一直没有转让股权其实也是希望委派人员进入董事会,但现在看来是计划落空。”严跃进进一步对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分析:“当然对于宝能系来说,后续也不排除会继续转让股权进而退出。其若退出,则利好万科继续引入其他优质的投资者。”
     市场存好预期
     因此,可以预计到的是:随着王石离任,“宝万之争”收尾,4位有深圳国资委背景的非独立董事入围,万科的业务发展和高层的权力架构将出现新变化。
     从积极影响方面来看,市场各方对于万科的新时代显然寄予了厚望。万科A股早盘继上周五23日大涨后继续上涨,截至26日上午,涨7.31%,报25.83元;万科H股涨1.83%,报22.3港元。
     “未来,万科会得到深铁和深圳市政府的支持。”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媒体表示,自从深圳地铁提交新一届董事会提名名单后,在基本面上的表现就很明显了,股价上涨应该是受到该利好消息影响。
     另外,严跃进分析,此次管理层人员的调整,对于万科后续城市运营商的决策有很大的影响,同时也基本上吻合了深圳地铁的战略导向。从宏观面看,对于万科加快回归行业第一地位有积极的作用。
     而从具体业务看,万科开启了“郁亮时代”,预计后续商业地产、轨交物业、社区经营、物流地产等方面会继续发力。尤其是商业地产方面,应该会有较大的突破,这是万科此前有所忽视,但也是郁亮期望发展的板块。对于一些商业地产供应商来说,后续会因为此类管理层的调整而出现策略的调整,比如说和万科加强商业地产开发和合作等。
     郁亮话语权或被削弱
     不过从公司治理角度看,后续万科的独立董事人和非独立董事人制度、公司持股的要求、事业合伙人制度、供应商管理制度等,或许都会有较大的改变。
     穆胜认为,万科不会因为王石的离开一件事而乱套,而是因为王石以这种姿态离开和其他力量进入董事会而发生改变。由于董事会权力格局调整需要时间,万科又是一家超大规模的企业,经营上会受到一定影响,例如事业合伙人等管理创新多半无法继续深化,无疾而终。
     “深圳国资委的投票权过半,说明万科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,很明显受到了深圳地方政府的管控。对于万科来说,未来在充实资本金的同时,后续业务发展应该会受到较为明显的管控。”严跃进接受记者采访时同样称。
     从稳定业绩上的角度,应该少干预。但深圳地铁已经进入董事会了,一定会发声。在穆胜看来,深圳地铁和万科是两种体制,思维方式完全不一样,前者现在又拥有了话语权。
     “所以,不是管控不管控的问题,而是你把一把锤子放到钉子旁边,本能就会"敲打’它。 ”
     至于可能会对郁亮带来的影响,某知名财经博主对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表示,郁亮的话语权可能会逐步被削弱。
     穆胜则隐喻称:“郁亮过去是鱼,在河里;现在是鱼,在水缸里;未来是鱼,不知道会不会去海里。”
     股权分散影响流通
     由此,万科将开启的新时代,对于郁亮而言,可能是要面临更加复杂的局势。
     除了前面提到的非独立董事长的提名问题,在4名独立董事长的提名中,我们也能捕捉到一些信息。
     根据万科公告,在四名独立董事提名人选中,有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,从其此前的言论推断,刘姝威比较支持万科的管理层。另一位拟推选的独立董事吴嘉宁是曾任毕马威中国副主席,其他两位独立董事人选是康典和李强。值得注意的是,李强目前担任前海金融控股的董事长,而前海金控是由前海管理局发起设立的国有独资金融控股公司。
     因此,“郁亮时代”的万科,对管理层而言,可能是更复杂的国资、民资、险资股东并存的局面。
     万科的股权分散制度在中国证券市场中是少见的。这在王石的自传中也有提及:1993年-1997年,万科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始终没有超过9%,1998年前十名股东持股比例总共为23.95%,是一个典型的大众持股公司。同时,万科又是中国民营企业中少数能持续10年稳定、快速增长的企业之一。到了1998年,房地产业务在集团的盈利份额稳步上升至89.8%。这种特征,使得万科比较容易成为恶意收购对象。
     “王石想要的是,万科能够保持混合所有制结构。但从目前的情况看,混合的特征是保住了,但缺乏流通,不流通也就缺少活力。”上述财经博主对记者透露。
     另外,在国内经济增长面临压力的大背景下,地产营收也显示出了增长疲态。这一点,郁亮曾公开表示,中国房地长行业已经从“黄金时代”走向了“白银时代”,而“白银时代”和“黄金时代”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钱不那么好赚了。
     综上述种种,王石自身的离开或许不会过多影响万科,时代变了,人变了,故事总要继续……但不能否认,万科的“郁亮时代”,还有一些新的挑战要应对……
     

上一篇:中海危机感:净利润一哥之位不保延展业务边界

下一篇:没有了

返回列表



老钱庄娱乐-用户首选.值得信赖版权所有